<
>

贵州有色地质工程勘察公司   地址:贵州省贵阳市油榨街东新区路7号  电话:0851-85526130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 贵阳   黔ICP备2021010379号-1   后台登录

当前位置

>
>
党史学习教育专题——《绝笔》第二季 | 情深不悔

党史学习教育专题——《绝笔》第二季 | 情深不悔

浏览量

上海

初心之地

英雄辈出

1931年1月17日

在白色恐怖笼罩下

国民党反动派对共产党人疯狂迫害

时任中共江苏省委候补委员的何孟雄被捕

何孟雄是中共早期50多名党员之一

一生经历坎坷而又充满传奇

1898年

何孟雄出生在湖南省酃县(今炎陵县)

从小学习成绩优良

读书期间

他就开始接受新思想

1918年夏天

何孟雄赴北京参与留法勤工俭学筹备活动

在法文专修馆学习

半年后到北京大学当旁听生

在校参与革命运动期间

何孟雄结识了一位湖南老乡

就读于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的

缪伯英

她对新思潮

也有着浓厚的兴趣

此后

何孟雄与缪伯英

经常一起去北大聆听李大钊的课程

很快成了李大钊的得意学生

1920年11月

北京共产党早期组织

从青年团员中吸收

缪伯英、何孟雄等5人入党

缪伯英成为

中国共产党最早的一名女党员

1921年

何孟雄和缪伯英

在北京中老胡同举行了简单的婚礼

  徐焰 军史专家

  这可以说是当年中国共产党人最早的一对党员夫妇,因为缪伯英是中国共产党第一个女党员,结婚的时候很多同志来庆贺,李大钊当时也赶到了,李大钊就说:“这一对同志,真是志同道合在一起结婚,那真是再好不过的事了。”

李大钊作为证婚人

在致词中称赞他们是

党内一对为了共同的理想信仰而奋斗的

英雄夫妻

夫妻二人合制了“伯雄藏书”图章

取各自名字中的一个字

刻在一起

愿一生心心相印

厮守到老

婚后

这对英雄夫妻一面读书

一面从事革命活动

他们的家成了党组织的地下联络站

1924年

由于叛徒的出卖

北方地下党名单外泄

中共党组织为了保护革命的火种

安排何孟雄、缪伯英先后转移

在为革命奔走的生活里

孩子的出生为他们的生活增添了欢乐

但他们知道

危险无处不在

要想方设法保护家人的安全

  缪俊杰 缪伯英侄孙

  缪伯英1927年,住在租界的时候,缪伯英跟家人说:“如果我们两天没回家,你们就赶紧搬家,减少不必要的牺牲。”

1929年10月

在上海法租界

为了躲避国民党特务的追捕

缪伯英在河边芦苇丛中躲避了一夜

冰冷的河水和刺骨的寒风

把缪伯英本就虚弱的身体击垮了

她被何孟雄送进了上海仁济医院

住院期间

缪伯英担心

爱人因照料自己而耽误革命活动

便安慰何孟雄说自己没事的

其实

缪伯英知道自己时日不多了

她给深爱着的何孟雄

专门留下了一封绝笔信:

  “既以身许党,应为党的事业牺牲,奈何因病行将逝世,未能战死沙场,真是恨事!孟雄,你要坚决斗争,直到胜利。你若续娶,要能善待重九、小英两孩,使其健康成长,以继我志。”

寥寥数语

诉说着缪伯英对二人共同奋斗革命事业

未竟的遗憾

蕴含着一个妻子对丈夫的砥砺与慷慨

也倾诉着一位母亲对孩子的爱与期盼

何孟雄读着信

看着气息越来越微弱的缪伯英

不禁潸然泪下

相濡以沫的革命岁月就在眼前

他们相互支持

他们相互惦念

他们相偎相依

因病医治无效

缪伯英溘然长逝

年仅30岁

送别妻子后

何孟雄带着悲痛继续着革命事业

然而

距离妻子离世仅一年三个月

何孟雄不幸被国民党反动派逮捕

1931年2月

狱中,何孟雄无惧严刑拷打

决绝地说道:

革命队伍内部出现了叛徒固然可恨,

也不能影响革命。

今天叛徒出卖了我,

明天将有千百个革命的后来人!

1931年2月7日深夜

何孟雄等23位共产党员

被国民党反动派

集体屠杀于上海龙华监狱刑场

此时何孟雄只有32岁

1932年

日本攻打上海

何孟雄和缪伯英的两个孩子

在战乱中失散

之后

党组织多方寻找

却毫无结果

何孟雄就义后不久

一位留学博士踏上了回国的道路

1932年

刚回国不久的许包野化名“大许”

被任命为中共厦门中心市委书记

1934年

中共江苏省委遭到国民党特务第七次破坏

许包野再次临危受命

更名“保尔”

奔赴上海重组江苏省委

对国民党特务机关来说

“保尔”始终是一个谜

他身边的同志也只知道

他一心为了革命事业孑然一身

却不知在他心中一直有着长长的牵挂

许包野

广东汕头人

1917年和本地姑娘叶雁蘋喜结连理

妻子并不识字

许包野便耐心地教她认字读书

1919年

许包野赴法勤工俭学

他曾获得双博士学位

还通晓俄、英、法、德等多国外语

后来

在朱德的介绍下

许包野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他成为迄今为止考证到的

第一位博士党员

图:许包野学籍卡

留学期间

许包野只能用书信寄托思念

他在家书中对叶雁蘋说:

  “我请尔以后每月给我通一次信,无论有话也好,无话也好,有话便长,无话便短,我也很愿意抹出工夫和尔赠答。”

在漫长的留学岁月里

这对夫妻月月通信

在留学生中一时传为佳话

在一封长达20多页的家书中

许包野耐心地

为叶雁蘋举例说明“你、我、他”的用法

还为她详尽介绍

中国的名著、古代的三圣……

对于叶雁蘋的进步

许包野的喜悦与兴奋跃然纸上:

“这真是我梦想所不到的呵,这真是使我得到无限的安慰、喜欢、高兴呵。”

1931年

许包野结束11年海外生涯回到家乡

终于见到了心爱的妻子叶雁蘋

然而

团聚只有短短十天

临别时

许包野留给妻子一本日记以寄相思

回国后

许包野变换着各种代号

在最危险的地方穿梭

1934年9月

许包野第三次临危受命

这回

中共江苏省委书记“保尔”

变成了中共河南省委书记“老刘”

1935年2月

由于叛徒的出卖

许包野在开封被捕

后被押解至南京国民党中央军人监狱

敌人将辣椒水

灌进许包野的鼻子、眼睛

用小刀割烂他的耳朵

扎进他的大腿

将他的指甲全部撬开

却始终得不到半点儿情报

无计可施的敌人打起感情牌

劝他为家人考虑

许包野深知

此次被捕

或许再也不能与妻子相见

离家前留下的文字

竟成了他留给爱妻的绝笔:

  “我虽有一管笔,但我写不出字。我虽有一张纸,但我想不出话。可爱的雁儿,你若到了南边,见了我的爱人,你可对她说道:祝你平安。”

在敌人的酷刑中

许包野永远闭上了双眼

牺牲时

年仅35岁

直到此时

敌人仍然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

自与许包野失联后

几十年里

叶雁蘋为了寻找丈夫

已数不清写了多少封信

走了多少里路

1982年

80多岁的叶雁蘋

再次写信向广东澄海党史部门求助

三年后

有关部门查清了许包野的身份:

原来,大许、保尔、老刘等

全都是他一人!

在中央档案馆内

珍藏着一份

许包野写给党中央的工作汇报

在他的革命生涯里

曾给党中央寄了无数份报告

但为了保守党的秘密

他不得不忍痛和家人断绝了一切联系

得到丈夫早已牺牲的消息时

叶雁蘋已重病在床

50多年音信全无

她始终坚信丈夫一定会回来

希望在这一刻彻底破灭

叶雁蘋老泪纵横……

沉默良久

她取出那个

陪伴了自己大半辈子的日记本

亲吻了爱人的笔迹

  “我虽有一管笔,但我写不出字。我虽有一张纸,但我想不出话。可爱的雁儿,你若到了南边,见了我的爱人,你可对她说道:祝你平安。”

叶雁蘋悲伤难抑

几个月后

便离开了人世……

百年前

在广东汕头一棵开满鲜花的大树下

一对年轻人畅想着美好的未来

在北京大学的校园里

一对夫妻描绘着心中理想中国的样子

许包野、叶雁蘋

何孟雄、缪伯英

这一代人的爱情

都饱含着对国家更深沉的爱

他们对家国

对恋人的爱

情深不悔

 

观看地址:https://www.12371.cn/2022/04/08/VIDE1649379120460146.shtml

 

来源于:共产党员网

党建工作/Party Building